【行,行,你是老大!你牛!你说了算!】

【好气!好想甩他一个大耳光!】

【我为什么要攻略一个喜怒无常的战神,让他安安静静地被他的白月光跟太子羞辱至死不好吗?】

【老天啊,上帝啊,你们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,眼前这个男人有多么可恶!】

【他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!】

【他死后,你们一定要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!】

真聒噪!

她能不能少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!

池砚舟瞪了她一眼。

梁初楹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来袭。

【完了。他又多恨我一分了!大瓜,心动值是不是飙升到-100了?我是不是要**?】

【大大,恭喜,心动值-90,您距离死还差那么一丢丢。】

【还好还好,没死!男人的心海底的针,搞不懂,实在是搞不懂。】

【总之,攻略战神太难了。】

就在梁初楹要施针的时候,被南枝阻止了。

“慢着,殿下,公主千金之躯,岂能让她乱试?她可是什么都不懂啊。”

梁初楹看向池砚舟:“你真的让我给十妹扎?”

池砚舟没有应她,而是看向南枝:“南枝姑姑,且让她试。”

南枝仍要阻止:“殿下——”

“南枝姑姑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见池砚舟意已决,南枝也不好阻止。

反正已经找好顶罪的丫鬟了,若是事情败露,自然也不会算到她头上。

反之梁初楹扎针若是出事她得自己负责。

在两人的目光洗礼中,梁初楹开始施针。

看着她一针针扎那么狠,池砚舟想到新婚夜那晚的场景,不禁感觉背脊发凉。

“你轻点,十妹从小就怕疼。”他忍不住叮嘱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【废话,还需要你提醒?我喜欢十公主,自然舍不得她受罪。至于你,那晚是故意挑你最疼的部位扎的,不痛死你你就该偷笑了。】

【大大,危险,心动值-99.8!】

【不是,他有毛病吧,我替十公主扎针,他又讨厌我?】

【我的妈,这男人怎么这么善变!】

【好想一针了结了他!】

【大大,别作**,赶紧想对策啊!】

【想个屁,没见我现在忙着吗?难道要我一心二用去讨好他?】

过了一会儿,梁初楹收针。

“好了,十公主体内的余毒全都清了,相公,我棒不棒?你要不要表扬我?”

池砚舟怀疑地问:“真的?”

“不信你摸摸看呀。”

池砚舟摸向十妹的额头,发现已经不烧了,看她的脸色也好多了。

“怎么样,相公,我没有骗你吧?”

“嗯。”

【大大,心动值-80。】

梁初楹松了口气。

【差一点进鬼门关了,好险好险!】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书虫中文网【sc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王爷,王妃又去皇宫摆摊了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