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奶包四岁半:下山后七个哥哥团宠我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书虫中文网sczww.com

粥粥听她刚才说李雨欣她妈说了什么就已经很生气了,听到她还去学校找人,顿时更生气了。

想也知道她肯定不会干什么是好事。

她皱了皱眉头,说:“我这就去。”

说完,她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恰巧秦冽出来了,看她一脸焦急,问道:“有事?”

粥粥点了下头,言简意赅道:“雨欣她妈去学校找雨欣麻烦了,我去看看。”

“我送你去。”

粥粥却摇了下头,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吧,爸爸你先帮嘴欠爸爸办一下出院手续,我回来咱们就一起回家。”

秦冽想了下,点头,“好。”

昨天说带叶凌风回家也不是故意气他的,都知道他是被天雷带走了魂魄才这样的,他现在留在医院确实没什么意义。

还不如在家里。

再怎么是vip病房,也到底是人多,还是吵了点儿,回家他也能休息得更好。

商量完之后,粥粥就很快离开了。

刚到门口,正好有辆车在她跟前停了下来,车窗摇下,一个俏丽的面孔从里面探了出来,“粥粥,干嘛去,着急忙慌的。”

“善人姐姐?”刚叫完,粥粥就拍了下嘴,改口道,“二嫂。”

邵杉杉的眼睛一下子就弯了起来,“乖,要去哪儿?上车,我送你去。”

粥粥也没跟她客气,直接上去了,又问道:“二嫂你怎么在这儿,会不会耽误你的事?”

邵珊珊摇头,“我没什么事,我爸前两天来做了个体检,我来取他的体检报告。”

“啊?叔叔生病了吗?可以找我看看,我免费的,大富哥说了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。”

就像大富哥,这些年来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,从来不去医院,都是从她这里拿药的。

当然了,她的药也是收钱的。

大富哥也说过,亲兄弟要明算账。

不过嘛,她都是两块钱一颗药,药效还好,用不了几颗就能好了,可便宜了。

听她这么说,邵杉杉一下子就笑了,“没什么事,就是日常的体检而已。”

好吧。

粥粥说:“下次来找我吧,我可比那些仪器好用多了。”

邵杉杉含笑点了点头,“好呀,你去哪儿?”

粥粥赶忙报了下地址。

邵杉杉一边踩着油门一边问道:“那是个学校呀,你去学校做什么?”

粥粥把事又和她说了一遍。

邵杉杉听完,有些无语,蹙眉问道:“你那朋友,是她爸妈亲生的吗?”

粥粥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,“是吧,二嫂也觉得这不是亲爸妈能做出来的事是吧。”

“可不是嘛。”邵杉杉撇了撇嘴,“偷改自己女儿志愿,要她给弟弟买房买车娶媳妇,这是后妈才能干出来的事吧。”

谁说不是呢。

“要不是亲生的就好了。”

这样的话,没有血缘的羁绊,起码雨欣心里也不用那么伤心了。

现在倒好,至亲之人捅来的刀子,还不是一次,屡次三番,想也知道心里有多难受了。

她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金糕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书虫中文网sc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绿豆糕真好吃
【租客:002】【姓名:小野寺玲子】【体力:5】【智力:5】【魅力:9】【每日所需缴纳租金: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(已缴纳)】【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:5000日円(已结清)】【租客愿望清单:】【1.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(X)】【2.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(X)】【3.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(已完成)】…………人在东京,躺平收租。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,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……
言情连载30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