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蓓蓓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书虫中文网sc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沟口贞幸像放羊人一样,展开双臂,将一群呆愣的站在原地不动的排球部众人驱赶上车。

看着他们行尸走肉般的走到座位上,再魂不守舍般的坐在座位上,沟口领队的不安值此刻达到了顶峰。

“这样真的没问题吗?”,沟口贞幸有些担忧的朝着入畑教练问道。

而经多见广的入畑教练双手捧着装有热茶的保温杯,不急不慢的抿了几口,才对着心急如焚的沟口领队安慰道:“没事,我相信他们有分寸的。”

听到入畑教练这么说,沟口领队焦急的心稍微平定了一下,但几分钟后,还是坐立不安的沟口领队直接起身准备再去看看他们的状况。

他走到并排坐在一起的及川彻和岩泉一的面前,话还没问出口,就因眼前的景象咽了回去。

只见及川彻紧紧的闭着眼睛,双手捂住耳朵,嘴里念叨着:“我的触觉、听觉、视觉、嗅觉、味觉在哪里......”

而坐在及川彻旁边的岩泉一则是眉头紧锁,目不斜视的盯着手上捧着的一本书。

嗯?等等?书?

沟口领队感觉事情变得越发古怪起来了,往日里最为稳重的岩泉一今天的行为也一反常态。沟口贞幸扫了几眼岩泉一手上拿着的书的内容,发现上面全是汉字。这下更怪了,居然看的还是中文书。

因为日本的文字里有很多汉字的缘故,沟口贞幸勉强能从一大片汉字中识别出几个字,‘风’、‘林’、‘火’、‘山’。

很好,就认识这么几个较为简单的字,这本书在他心中就像是天书一样,看的人云里雾里,但岩泉一居然还看的这么入神。

确定了从这两个神志不清的人口中问不出来什么,沟口贞幸准备去找找其他幸存者问问,结果扫视一圈就发现这两人还算是正常了。

花卷贵大脖子上挂着一根长长的链子,链子最底下有一个银色的十字架形的挂坠。他虔诚的低着头,双手合十之后,右手在胸前画着十字架。

而和他坐在一起的松川一静则是左手拿着木鱼,右手拿着木槌,有节奏的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。

令沟口贞幸比较宽慰的是,坐在这两人后排的矢巾秀和渡亲治他们正手里握着笔,在本子上写写画画,还时不时的交流几句,听起来像是在讨论数学问题。

渡亲治:“我觉得我们可以从量子纠缠的角度来思考。”

矢巾秀:“但也要考虑量子叠加态和随机性。”

我的氧气瓶在哪,沟口贞幸内心在呼救,他被这两人的对话给震惊到了,这哪是数学问题,这是世界难题啊。缓过神的沟口贞幸再定睛一瞧他们在本子上写的‘遇事不决,量子力学’,一口气差点又没喘过来。

这一路看过来打击实在是太大了,沟口贞幸的疑问这下是彻底问不出口了,因为就像是不会有人问精神病人你是不是有病一样,排球部的队员们的异常已经确诊了。

他想给他们治疗却因病情太重,无从下手,无可救药了。

沟口贞幸怀着绝望的心情坐回他的座位上,春日阳莱看着只是过去了几分钟却像是老了几岁的沟口领队,她于心不忍的解释道:“他们只是在试图理解网球的原理而已。”

听到春日阳莱的话,沟口领队只是慢慢的抬起头,在看向春日阳莱时,眼睛里写着‘你也病得不轻了’。

春日阳莱见状不再刺激他,伸出右手做出手动拉上嘴巴上拉链的动作,以表她闭嘴的决心。

保持着这样的状态,大巴车在比赛场馆的停车场停下了。

在一辆辆停放着的大巴车中,濑尾弦月的自行车显得格外的娇小,但和色调单一的大巴车相比,濑尾弦月的自行车就又显得格外的显眼。

轮胎上满是花里胡哨的涂鸦,车座把手上摆满站立一排的动漫人物,最令人瞩目的还是车架上镶嵌着闪闪发光的宝石,数量之多可以说车架就是由这些宝石组成的,在阳光下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让人仿佛置身在霓虹闪耀的歌舞厅。

和它外表一样怪异的是,这是一辆双人自行车。一前一后两个车头、两个座垫、两对脚踏,但车轮还是只有两个,这奇特的构成造就了它格外长的车身。

春日阳莱第一个从车上走下来,她瞪了几眼旁边围观的人,别以为装作路过就是路人了,你们已经来回路过好几回了,然后视死如归的走到濑尾弦月面前。

“你这车也是从你姐姐那边搞来的吧。”,春日阳莱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自从濑尾弦月的姐姐,濑尾结月入读浪漫学院后,弦月就会通过她姐姐的渠道,低价购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加深了她‘浪漫学院都是怪人’的刻板影响。

“没错”,濑尾弦月一脸骄傲的介绍到,“这是从姐姐的一个朋友那里买来的,说是为了取材就用过一次,九成新,便宜又实惠。”

钱全花在购买绘画材料上的濑尾弦月,在购物上主打一个便宜,至于一些小瑕疵她并不是很在意。

“这是一点小瑕疵吗”,春日阳莱指着面前停放的双人自行车,这种奇奇怪怪的双人自行车居然被说是小瑕疵,普通的自行车听到了是会哭出来的呀。

濑尾弦月只是眨巴着眼睛,用‘这有什么问题’的表情看向春日阳莱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