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天孤鹤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书虫中文网sc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琴音婉转清越,萧月听得如痴如醉。弦音伴随着树下的风飘荡,簌簌的落叶也不忍心打断似的,没有一片黄叶落在他身上。

一曲毕,四周寂寂无声,连不爱琴棋的秦苡萣也面容陶醉,似乎还沉浸在其中。

一阵风从脸颊拂过,萧月也才从怔愣中回神,正准备开口时,便被一个冷淡的声音打断。

“真是‘如听仙乐耳暂明’,哥哥真是好弦音。”

萧月一转头,便看见秦执鼓着掌缓步走近。他今天身着一身墨蓝,这颜色倒是跟他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让他看上去更显面色苍白。

“秦执,别没大没小的,叫宗主。”秦苡萣瞪他一眼,赶快招手示意他过来,心中却想着:这臭小子真是被惯坏了,没规没矩。

秦观没有开口阻止,将玉骨纤纤的手搁置在琴弦上,等着秦执改口。他不知道如何与这个唯一的弟弟亲近,他只希望他能守规矩,和他一起保护好秦家,不要太过放浪形骸。

秦执看着秦观那张永远一成不变、不容置喙的脸,脸色也慢慢发冷,低声开口:“是,二姐。宗主的琴技真是了得。”

听到他的回答,秦观这才抬头问他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这话一出,萧月敏锐地察觉到四周的空气都停滞了,这哥俩间的气氛简直是剑拔弩张,可明明两人都不是那个意思,却永远话中带刺,她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二十年来秦执都不喜欢秦观、也不与秦观亲近了。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啊!

最后还是秦执向秦观行了个礼,毕恭毕敬地回答到:“我来交宗主上次交代我抄的东西。”

杜若将东西递给秦观,秦观一眼没看,便随手递给了东殿的下人。

按理说,东西交完,秦执该走了,可他却径直坐在了萧月的旁边。秦苡萣见他坐下,也将桂花糕推到他面前。

秦观也走过来坐下,四人间气氛微妙,只有秦苡萣傻傻地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秦执喝下一口茶,目光不经意落在萧月脸上,却开口问到秦苡萣:“二姐,你和萧月来宗主的东殿做什么?”

“这你看不出来?”秦苡萣不屑轻哼,“当然是来听听宗主仙乐般的琴音呗。”

“琴音?”秦执笑出了声,“你不是最讨厌这些吗?姐。”

秦苡萣脸上一阵红,辩驳道:“谁说我讨厌了?我只是学不会,但是听别人弹,还是很乐意的。”

她撇了一眼萧月和秦观二人,窃笑着开口:“再说了,月月也爱弹琴啊,她和宗主二人是高山流水遇知音,所以我陪她来听的。”

秦执的笑声更大,夸张艳丽的五官就像是浮在他苍白的脸上,“原来是陪萧月来的啊。”

萧月听出了他语气的忿意,看着他冷冽的眼神,开口辩解:“不是,不是,是苡萣姐拉我来的。”

秦观却在这时浅笑着开口:“我与月儿,确实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了,月儿的弦音也是让我如临仙境、如游云端。”

“月儿?”秦执脸上的笑容僵硬,片刻后寒声道:“我居然不知道,萧月与宗主已经这般熟识了呢。”

秦观轻笑一声,不顾萧月惶恐和不解的眼神,继续说到:“是啊,上次月儿来我东殿,和我饮茶抚琴。秋高气爽,能与月儿这般的知音共弹一曲,真是畅意。”

说罢,秦观的笑声大了些,而秦执的脸色也越来越阴冷、越来越难看。

秦执扭头看向萧月,嘴角依旧强撑着一抹笑意,问道:“是吗?萧月。”

她看着秦执森冷的眼眸,在秦观温和目光的注视下,蠕动着双唇说出了一个字,“是。”

萧月看见他微微点头后,露出了不明意味的微笑,随后便面色如常的告退了。

没有她预想中秦执大发脾气的场景,也没有秦执与秦观大吵一架的场景。是她对他来说不那么重要吗?是可以割让给自己哥哥的物品?她心中突然有些难受,想起那晚秦执说要找到她娘亲、向她娘亲提亲的场景。

“怎么呢?月儿?”秦观关切的声音唤回萧月飘远的思绪。

“没...没什么。”

萧月看向秦观的目光充满了探究,秦观说的话虽然是实话,但她怎么隐隐约约觉得他是故意在秦执面前这么说的?难道秦观真的将她视为知音?还是另有其他目的?

她实在是想不出秦观能有什么其他目的,萧月并不觉得秦观喜欢她,也看不出如此温润如玉的他能有什么目的。或许,只是她想多了,秦观就只是当她是个妹妹,或者知音而已。

“难得这么高兴,不如二姐和月儿留下来一起用晚饭吧。”

秦苡萣不嫌事大地问道:“哦,宗主为何这么高兴呢?”

“自然是有人欣赏我的弦音,有人与我谈笑。”秦观淡淡一笑。

秦苡萣没在搭话,而是偷笑着不怀好意地撞了两下萧月的肩膀,随口拉着萧月的手替她开口道: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月月今晚就留在东殿用晚饭吧!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绿豆糕真好吃
【租客:002】【姓名:小野寺玲子】【体力:5】【智力:5】【魅力:9】【每日所需缴纳租金: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(已缴纳)】【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:5000日円(已结清)】【租客愿望清单:】【1.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(X)】【2.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(X)】【3.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(已完成)】…………人在东京,躺平收租。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,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……
言情连载30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