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书虫中文网sc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木质调的淡香若有似无地萦绕上鼻尖,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。

近到她能互相听到清浅的呼吸声,能清晰地看清陆渊高挺的鼻梁,形状优美的薄唇,微挑的眼尾邪气到似能溢出黑雾。

陆渊凝视着她,黑曜石般的瞳孔如宇宙最深处的星子,仿若能吞噬人的神志,那恍若深情的眼神,简直活脱脱的妖孽再世。

要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被他这么瞧上一眼,估计魂都要被勾走,生生溺死在里面了吧。

可惜顾漪不是。

只见顾漪轻巧地勾了红唇,眼底藏着探究,语气打趣地道:“请问这位陆助理,没有你上司我的指示,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的?”

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锋芒已露,空气中的分子霎时仿佛凝固。

这个问题实在敏感。

现代法治社会可不是说着玩的,沾上被人跟踪监控这种事情,放谁那基本都是不能踩的红线。

陆渊不以为意地哼笑一声,气音轻似羽毛,轻而易举打破了降至冰点的氛围。

空气重新流动起来,涌入两人之间。

“别这么紧张,放轻松。”

陆渊神态自若地靠进椅背,与顾漪拉开距离,一只手支在椅把上,语调懒散道:“最近我在亚太华区有几个大项目,打算成立个临时总部,来选个办公地址。”

“一个办公地址还用您亲自选?”顾漪神情淡淡,她对陆渊张口就来的话是半分不信。

陆渊指节敲了敲脑袋,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语气真诚道:“啊,还有,我顺便签了个字,过了那幢大楼的产权。然后呢,我有点口渴,想来杯咖啡,于是就随便找了家店,结果你说巧不巧,怎么就遇到了呢。”

巧?真巧还是真全靠技巧,以后自会分晓。

“行吧,您有钱豪横,资本家的事我不配问。”顾漪听到这个回答后,耸了耸肩,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,懒得看陆渊这副花孔雀开屏的嘚瑟样。

“诶,对了。还有房产证,大红底的一本可漂亮了,你要不要看看?”陆渊眼睛笑得弯弯,跟只狐狸一样,手指还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。

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顾漪冷静地说。

陆渊又下巴一扬,一股子嚣张劲儿,“倒是你,不是说忙着见客户吗?怎么还有空和前男友搁着喝咖啡?”

他还特意把前男友三个字加了重音。

“咯噔”一声,瓷器与木桌发出温润的声响,顾漪放下咖啡杯,有些疑惑地横了陆渊一眼,“这和您有什么关系?”

如嗔如怨的一眼,哪怕语气是不耐烦的,也叫人生不出半分恼意。

“你说的对。”陆渊垂眸,自嘲般得扯了下嘴角。

他现在当然没有立场说这话,可是一感受到顾漪与先前相比有点软化的态度,他便忍不住再多上前一步,想试探出他在顾漪心里的底线。

但是,这女人一言不合就甩敬语,在两人间瞬间拉下一道无形的警示线。

顾漪就是吃准了她现在在他的心里非比寻常,他对她有超出对常人的耐心。

是他一不小心太急了。

不过没关系,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和心思陪她耗。

陆渊重新抬眼,仿佛刚才顾漪对他的隐形警告没有半分影响,面上又是邪气吊儿郎当的笑容,“你是不是觉得x企有问题,想从谢临入手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有个想法,你想不想听听?”陆渊轻笑,对着顾漪勾了勾手指。

“哦?”顾漪面上看是起了点兴趣,她点头说:“你讲来听听。”

只见陆渊“啊呀”了一声,一手捂在胃上,整张脸写满了痛苦的表情,虚弱地道:“我的胃好痛啊,好像是胃病犯了,我的头好痛,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然后,陆渊一手把表盘怼到顾漪眼皮子底下,继续装模作样地哀嚎:“你看都快五点了,是不是该吃晚饭了。”

说完,陆渊还不忘偷偷瞟一眼顾漪。

顾漪被这位没有半点包袱的大资本家给逗乐了,一时也起了点逗弄的兴致。

她故意道:“晚饭啊?我一般都是七点才吃的。你要是饿的话出门左转二十米就有家餐厅,快去吧,可别饿坏了。”说着,顾漪对着陆渊眨了眨眼,一脸真诚地建议。

陆渊简直难以置信,像是遭受了多大不公的表情。

于是,陆渊选择直接摆烂,“我一个人吃不下饭。”他脑袋支在手肘上,闭着眼,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,耍无赖地说:“你陪我吃。不然我胃病犯了,顾漪你就是见死不救。”

“行了,别装了。”顾漪毫不留情戳破陆渊浮夸的演技,然后检察了下手机的行程安排,拎着包起身,“你订的餐厅没有取消吧,小助理?”

陆渊一听有戏,眼睛刷的亮了起来,敏捷地起身,挑眉道:“当然。走走走,吃饭去。”说着,他走到前面给顾漪带路。

陆渊安排的地儿是私厨,位置是最金贵的商业地段里包圆了整幢楼,闹中取静别有一番风味,而食物的味道自然也是顶尖的。

从佛跳墙到m9+等级的牛排等等,主打一个中西合璧,餐后甜点也很有创意,是波斯提尼,一道源于中东波斯的特色美食,类似雪酪的口感,揉杂着玫瑰香气和开心果的细腻酥脆。

这么一顿饭下来,顾漪是挺满意的,这餐的热量没有特别超标,明天去健身馆不用加时间了,但是陆渊满不满意嘛......

顾漪放下手机,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陆渊,他正单手刷着手机。

大约是感受到顾漪投来的目光,陆渊掀起眼皮看向她,慢条斯理地放下手机然后坐正身形,轻笑了下,道:“电话打完了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